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小小说大全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升邪最新章节

第九九三章 我若为妖,宇宙无佛

升邪 | 作者:豆子惹的祸 | 更新时间:2016-08-16 03:00:46
推荐阅读:全能弃少都市武圣仙狂神癫契约韩娱五行天医道官途农家仙田玉灵福地:邪王独宠嚣张妃超级狂医都市最强特种兵
    啪,脆响,蛮子一点也不客气,耳光落、抽了正花的左颊。

    隔着张一张法网,扶屠就算有天大力气也施展不出,正花打中但全无疼痛感觉,和一片落叶被风卷扬吹到脸颊差不多的感觉。不过耳光就是耳光,这‘招式’本就不存什么杀伤力,专门用来打脸的。

    耳光打过,扶屠声音森森:“我乃何方妖孽?我若为妖,则宇宙无佛!”

    网中扶屠一掌挥过,但手并未放下——划半弧、再高扬,耳光从来都是成双的,须得反正抽。

    正花的面色变得阴寒,身形微微动想要向后退去,奈何身后水镜方丈的声音再次传来:

    “不许躲,不许躲。”

    话说完,水镜又嘿一声笑:“正花吾侄,你这孩子怎地如此愚笨,还看不出来么...还看不出来么!”

    正花闻言一愣,但未及细想,面前、网中的扶屠忽然挪转目光,不再理会正花了,蛮子的漆黑双眸望向水镜:“秃头,你施法用网擒我?!”说着,网中蛮大踏步,从正花身边绕过去径自走向水镜。

    正花心思不差劲,之前一时蒙了眼未能想通事情经过,此刻稍加琢磨便恍然大悟,蓦地脸上喜色冲腾:“原来是......”

    啪!脆响打断欢呼,扶屠的手掌落打在了水镜脸上。

    堂堂圣僧,一代天骄,弥天台开宗活佛,挨了一记耳光非但不见半分气恼。反倒是满面欢喜。

    当然,再怎么欢喜也是在一群晚辈面前被打耳光,目光深处的尴尬是隐瞒不住的。水镜不许正花躲闪,不过他自己在挨过第一下、不等第二下落到脸上时他已经退开半步,躬身:“末学后进、中土水镜率同门晚辈,恭迎圣剑神尊......”

    啪!

    扶屠手掌再落。

    但水镜躬身施礼,他这一掌就打不成耳光了,改成了拍光头。

    苏景这个人,基本上是明事理辨是非的,不过本性里藏了一份躁动、或者唤作‘野性’。与生居来的。从十五岁时乘坐黑风煞、遭遇六两抢劫。他敢直接从雄鹰背上向地面跳下之事可见一斑。

    待到屠晚入身、炼化大圣玦,前者剑狂后者妖狂,这些狂性不会影响他的本心,但对他根性中的躁动也算得一种‘释放’。心存狂妄之人。一掌滑过‘圣僧’光头。感觉说不出的好。骤然,蛮子扶屠放声大笑!

    在场镜花两代高僧到了现在全都明白了,全都大喜异常......水镜传给扶屠的强炼真识的法门有问题?哪里有问题。正正相反,秘法有神效;扶屠练功把自己连疯了?的确暂时失智,可绝不是疯了。

    他失智、狂躁皆因修炼秘法让真识陡然强大起来,捕捉到圣剑灵犀,也是因真识强大得太过凶猛,以至神智混乱,他的情形不为两种解释:一是被圣剑残灵降附体;二是因察觉圣剑的灵犀,引出了他的狂想妄思,让他误以为自己就是圣剑。

    前者为被动,后者为主动,但是无论被动主动,都是扶屠‘联络’到了圣剑,这也是他身上透出冲天剑意、厚重墨色气意的原因。

    和尚们欢喜了,可是蛮子扶屠在狂笑过后,突然神情一转改作嚎啕大哭,大哭时,口中只有两字反复:“苦啊...苦啊...苦,苦啊!”

    声声悲切,声声震撼,而扶屠身上散出的圣剑气意也越来越浓烈,越来越厚重!

    这份气意是绝对做不来假的,中土人间尚无墨巨灵踏足,根本不可能有如此浓烈的真色气意,即便施萧晓和元一也散不出这等淳厚之势。

    同为墨色修持,在场高僧在领略扶屠身上的墨色剑意纯真同时,也明白察觉,自己的真识灵觉都被蛮子散起的墨意搅扰,变得模糊了、扭曲了。

    大喜事!

    “敢问圣剑神尊现在驻道何处,晚辈水镜愿请圣剑归于真色,纵万死而不敢辞!”激动、颤抖之外,水镜的声音有些嘶哑了。很难想像,毕生修禅、追求内心平静圣僧竟能激动如此...水镜已经不在佛光下了,精通诸般释家妙法、衣着打扮仍是和尚,但他已经拜奉真色正神,从空明高僧变成了狂信之人。

    寻回圣剑是绝大功劳,更是让真色扩散八方、让永恒得以永恒的绝大功德,水镜心中喜悦无可言喻。

    扶屠疯疯癫癫,闻听水镜之言他又改哭为笑,和蔼慈祥:“好孩子,好孩子...我在偃钵山天池,天池下,我在水中...”话说到此,扶屠突兀又是一声惨嚎,双手抱头显是痛苦无比,口中之言也没了体统:“我...我为剑中圣,我还能在哪里,我永在正神手中握,剑锋所指真色湮灭...啊...不可能,我怎会碎裂,我为天上天圣上圣......”

    抱头、打滚、说疯话,周围和尚再得不到丝毫线索,水镜一边守着扶屠,一边急急传令:“淳镜师弟即刻去往偃钵山,正花随行为你护法。”

    两僧立刻起身,施展十成修为急急催促云驾,去往扶屠所说地方,待两人走后水镜再传令身边沉镜:“师弟去一趟菩提阁,开启护宗大篆。”

    圣剑有了线索,正是紧要时刻,而扶屠身上真色气意激烈翻腾,影响众僧真识,寺中务必加强防备,非得多出一份小心不可......

    弥天台护山大篆很快开启,不过护山阵法只护门宗范围,于外却是不防备的,对山门外百里处隐身、端坐的影子和尚全无影响。

    时间紧迫,苏景早就言明,扰乱视听、让寺内妖僧查不到影子僧靠近。他是有把握的.但战局混乱形势一时一变,谁也说不好后面会有什么变化,万一施萧晓听闻圣剑消息后摆驾弥天台,苏景不知道靠着墨剑威势能不能唬住他。

    奈何法术事情急不来,影子和尚心中持咒,静静结座。‘一成苏景’坐在他对面,不敢催促,只能老老实实的等着...等和尚施展法度,追查小和尚果先所得的佛陀机缘,究竟如墨僧猜测的来自天外北方佛涅槃。还是如影子和尚所想的来自中土自然佛开慧。

    ‘苏景’足足等候了一个时辰。影子和尚仍在静坐、持咒,这时候北方远处一道黑色云驾急掠而来,奉主持法旨前去偃钵山查探的淳镜、正花两僧返回弥天台。

    偃钵山相距弥天台不过四千余里,路途不远。往来功夫再加上入山顶天池探查。一个时辰足矣了。

    见得同伴归来。水镜和留守大寺的墨僧全都面露期待,赶忙迎上前去,水镜努力压抑着心中焦急。沉声发问:“怎样?”

    淳镜、正花两僧对望一眼,忽然咕咚咚跪倒在主持面前,淳镜老僧全身颤抖着,自囊出取出一物、双手托于掌心高高举起,想要说什么,可他面上已然老泪纵横,哽嗓处也仿佛被堵了一团棉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费力、再费力,终归没能说出什么,那一口逆气冲出淳镜咽喉之时,全无意外的是‘哇呀’一声响亮大哭。

    一声之后便再也按捺不住,淳镜、正花泪流满面放声大哭。

    另一边,水镜看清楚了淳镜和尚掌心之物,一时之间,那份因无边虔诚而自心肺间冲起的复杂情绪直冲脑海,有兴奋、有愤恨、有激动也有畏惧,饶是他修得法力无边,一时之间也觉天旋地转,立足不稳跌坐在地,旋即与淳镜、正花全无两样的,水镜也告放声大哭。

    不止水镜,自他以下,在场所有墨色信徒齐做悲声......欢喜之哭,因为迎回了圣剑,不负正神信任,终于为了真色、永恒做出自己贡献;也是悲愤之啼,因为墨剑果然残损了,此乃圣物、居然被邪魔损毁,若有的选,水镜宁愿自己身死万次,也不愿真色圣器又丝毫损伤。

    淳镜手中所托正是墨剑,但非全部,只是短短的一截剑尖。

    圣剑七断,扶屠指点,弥天台墨色僧侣得其一。

    只找回了一截,可是足以证明蛮子扶屠与墨剑的联系确有其事,足以证明今天蛮子扶屠这场猴子戏不是猴子戏,是真正圣器有灵,是真正真色神迹。

    弥天台内,无人再对扶屠有丝毫怀疑,更无人不信依靠这个蛮子,能把其余圣器残骸尽数找回...圣器回归有望、甚至已经回归了一部分,狂信者狂喜,本来清宁无边的神圣古刹中痛哭一片。

    就蛮子不哭,他正在发疯癫,抱着脑袋在网里打滚,口中怪话喊得声嘶力竭,身中墨色剑意冲荡八方。

    随着一截剑尖被找回,弥天台变成了疯子窝。

    此时静坐了好半晌的影子和尚终于动了,左手扬起,拇指食指将扣未扣,彷如拈花一般在自己的眉心轻轻一捏。

    有振翅声,影子和尚从自己的眉心拈出了一只蝉儿,寸许长,金蝉。

    今日苏景,早已不再是颈下挂如是、离山横着走的那个无知小修了,他的经历何其丰富,见识何其广博,不过就连神佛都做不到‘无不知无不差’,又何况他这个小小的中土人王。见和尚从自己眉心中捏出一只金蝉,苏景好奇得很。

    一阶一阶,一景一景,当他走到越高远时,眼中的景色也就越发奇秀。今时苏景修为非凡,他身边的同伴修为非凡,再看法术神奇...愈发神奇。

    -----------------

    今天两章是听着小苹果码出来的。

    要是觉得好看,我明天就还听着小苹果码字!(未完待续。。)
升邪最新章节http://www.xxxshuo.com/shengxi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狂医农家仙田最强特种兵之龙刺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游重生之超级猎人完美人生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吃掉地球艳遇修真妈咪17岁:天才儿子腹黑爹